跳跳乐第十三套

【游研社】學文言文成為玩游戲的新借口

來源: 游戲產業網 作者: 游戲產業網 發布時間:2018-08-17 14:59


  在大多數國家,游戲開發者都很難成為社會上收入最高的那個群體。但在中國,游戲從業者幾乎快要做到了。

  前段時間,外媒GameIndustry公布了一項2018年歐美游戲從業者的調查報告,調查涵蓋了薪酬待遇、工作環境、工作時間等多項數據。這項調查今年共有700余人參與其中,他們來自美國、英國、西歐等多個國家,大部分是游戲公司員工(手游、主機、PC等所有平臺在內),涵蓋了小部分獨立開發者、外包人員和其他相關從業者。

  從報告中我們可以大概得知一些關鍵數據。比如2018年歐美游戲開發者的平均年薪為50542美元(約人民幣34萬),較去年的平均年薪52685美元下降了一些。而抱怨工作環境惡劣的人占受訪者的24.9%,這一數據在去年是73%,可見整個游戲行業在提高員工福利上做出了一定的努力。

  另一方面,84.2%的受訪者每周工作時間在30-50小時之間,83.4%的人稱自己可以靈活地安排工作時間。但游戲業界的加班現象仍廣泛存在,24.7%的人表示自己加班頻繁,11.4%的人總是處在加班狀態。

  大多數從業者似乎對自己的工作和整個行業還算較為滿意,有61.3%的人認為自己將繼續從事游戲行業5年以上。即使目前的統計中平均薪資出現了下降,仍有65.6%的人認為2018年全年收入將會有所提升。


  GameIndustry的這次調查雖然樣本容量較小,但確實較為直觀地反映了歐美游戲界就業現狀,較高的收入和較長的工作時間是目前各國游戲開發者的普遍狀態。

  這樣的結論并非孤例,IGDA(國際游戲開發者協會)2017年度的《全球開發者滿意度調查報告》顯示,54%的游戲開發者年收入在5萬美金以上,收入在8萬到10萬美金的高收入員工占受訪者的15%。

  而在IGDA的報告中,則著重強調了開發者們會遇到高強度集中加班的狀況。由于游戲產品都會提前設定發售日期,開發者往往需要在臨近發售前完成大量工作。這種情況并不頻繁,大多數開發者每年僅能遇到一次。

  有高達76%的人會遇到集中加班的情況,在這段時間里,35%的人平均每周工作50-60小時,28%的人要工作60-70小時,13%的人甚至要工作70小時以上。而其中僅有11%的人能夠拿到加班費。

  在對個人空間和勞工權益較為看重的西方,游戲業界的嚴重的加班早就是一個頗受詬病的現象了。在知名企業點評網站Glassdoor上不難看到游戲公司員工抱怨工作負擔太大,工作環境惡劣的評論。甚至有部分公司被員工稱為“血汗工廠”。

  在這次GameIndustry的調查中,就有54.8%的人認為憑他們的技能和經驗理應獲得更多的薪資和更好的工作環境。不過另一層現實則是,很少有游戲從業者想要離開這個行業,這得益于游戲行業普遍較高的福利待遇——包括大量的免費培訓、較多的假期、額外獎金、股票分紅以及免費醫療等等。

  在游戲產業同樣發達的日本,情況和歐美也較為相似。日本CEDEC(電腦娛樂開發者大會)在2017年公布了一項《日本游戲開發者的生活與工作》調查報告,較為詳實地介紹了日本游戲從業者工作環境的各項數據。

  眾所周知,日本的企業文化和社會環境與歐美差距巨大,但就數據表現而言,日本游戲業界倒是基本能與西方接軌。

  在收入上,日本游戲從業者2016年平均年收入為539萬日元(約人民幣32萬),與西方同行相當接近。而這一數據與5年前相比僅提升17萬日元,日本游戲行業的收入可以說相當穩定了。


  但在日本,不同工作年限和不同公司的收入差距相當巨大。作為業界資薪最高的公司之一,任天堂的平均年收入在800萬日元(50萬人民幣)以上,而大多數小型游戲公司平均收入可能只有200萬日元(12萬人民幣)左右。

  日本游戲業的加班情況似乎也不像大多數人想象得那樣嚴重。CEDEC的在調查報告中直接將工作時間分為了“通常期”和“繁忙期”兩部分。在“通常期”,絕大部分開發者的工作時間都在50小時以內,這與GameIndustry的調查數據相去不多。

  而一旦進入繁忙期,總體的工作時間便開始激增,70%以上的開發者每周工作時間都在50小時以上,有15.2%的人工作時間超過70小時。這項數據也與歐美開發者非常相近。

  日本職業的穩定性倒是也體現在游戲行業中:從業者平均工作年限超過10年,超過56.6%的開發者從未更換過工作。橫向對比來看,日本游戲業界的收入要比同屬娛樂媒介的動畫行業高上一大截,從事游戲編程工作的程序員收入則要低于其他領域的程序員。

  比起日本、歐美游戲業的狀況,大家或許對國內的游戲行業就業現狀更為熟悉。在不少人的認知里,游戲開發也應該屬于高收入行業。

  伽馬數據2017年發布的《中國游戲產業人才薪資調查報告》中顯示,游戲產業從業者平均月薪超過10000元(年薪約為12萬人民幣),無論是在互聯網行業還是在文娛行業中,這項數據都是遙遙領先的。尤其是從事游戲開發的程序員,其平均收入水平在整個科技行業都是翹楚。


  但相應的,國內游戲行業加班現象似乎也非常普遍,“加班換高薪”的現象在哪都存在。不過在國內,這一點大多是相關從業者的自我感受,目前國內尚未有相關調查明確給出游戲從業者工作時間的數據。

  實際地講,我國游戲從業者的收入水平和工作環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受限于社會發展。在Newzoo公開的2017年全球游戲市場報告中,中國的全年游戲消費額以275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一,而美國和日本分別以251億美元和125億美元的消費額位列第二和第三。

  因為各種原因,中國游戲市場基本處在一個自產自銷的狀態。平均到整個從業者群體上,中國開發者直接創造的價值可能并不比歐美或日本開發者更低。但在整個社會大環境的影響下,兩者之間的實際收入水平確實有不小的差距,而在工作環境和較難量化的福利制度方面,這差距可能會更為明顯。

  國內人力成本之低,也反映在眾多國外廠商紛紛來華建廠之上。在同一家公司同一類職位上,國內和發達國家的薪水有時可以差出2-3倍。

  其實這倒也沒什么好抱怨的。畢竟,在大多數國家,游戲開發者都很難成為社會上收入最高的那個群體。但在中國,游戲從業者幾乎就要做到了。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游戲產業網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游戲產業網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跳跳乐第十三套